首页 > 小说 > 正文

夏桑榆容瑾西是哪部小说

2020-06-27 18:42:06 来源:璟璟网

这里提供夏桑榆容瑾西是《》小说的解答,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小说故事发展迅速,情节曲折,内容精彩。乔玉笙将血腥玛丽一口气喝掉大半,笑着说:那好吧,祝你有一场缠绵悱恻的艳遇,我还是去舞池里与帅哥亲密接触吧!

精选内容:

乔玉笙劲舞一曲,回到座位上笑着说:“桑桑,你还说让我陪你狂欢,结果你都不怎么跳!”

夏桑榆将一杯早就准备好的血腥玛丽递给她,含笑解释道:“你也是知道的,我这身体在海水里面泡过,浑身不得劲,跳是跳不起来了,我只能坐在这里等帅哥来搭讪……”

乔玉笙将血腥玛丽一口气喝掉大半,笑着说:“那好吧,祝你有一场缠绵悱恻的艳遇,我还是去舞池里与帅哥亲密接触吧!”

说完,她妖娆的身姿又滑入了舞池。

夏桑榆眼中闪过瘆人的寒芒,几分钟后,起身来到乔玉笙的身边:“玉笙,容瑾西来接我了,我得先回去了!”

乔玉笙玩得正嗨,挥手说:“那你先走吧!咱们以后再联系!”

“好!”夏桑榆来到灯光幽暗的阴影处。

狼一样幽冷的目光死死盯着舞池中的乔玉笙。

又过了两三分钟,热舞着的乔玉笙脚下突然一个踉跄,撑着太阳穴弱弱说:“好晕……”

紧接着,身体软了下来。

夏桑榆急忙从侧旁扶住她,在一个侍者的帮助下,带着她径直来到了二八零八号房间。

她刚刚把乔玉笙的衣服脱下,门铃响了。

她拉开了房门,门外应召而来的牛郎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都超出了她的预期。

小麦色的肌,肤,深邃立体的五官,危险邪肆的深邃眼瞳,几乎一瞬间便锁住了她的视线。

他踏步进门,砰一声将房门关上,反手落锁,继而盯着她冷呵一声道:“我不喜欢胸小的!”

夏桑榆连忙捂胸解释:“你误会了!不是我,是床上那个,她胸大……”

“呵呵,是吗?”

男人往床上人事不省的乔玉笙看了一眼,有些意外的说道:“衣服都脱了?”

夏桑榆嘿嘿干笑:“这不为了方便你办事儿吗?”

男人看上去也喝了不少酒,看见衣衫倮露的乔玉笙之后,明显有些情动,不仅肤色变红,就连呼吸都急促起来。

他开始解领带,解衬衣,解裤扣。

很快,雄壮伟岸的完美身材袒露在夏桑榆的面前。

夏桑榆有些尴尬,刚刚侧过身,手臂突然一紧,整个人被他直接拎起扔在了床上。

床垫虽然柔软,可是这么猛的摔过去,她眼前还是好一阵眩晕。

等她看清楚眼前景象,却发现男人正在扯她本来就很短的短裙。

她又气又急:“喂!你在干什么?”

俊脸在她面前放大,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脸上,无限暧昧:“干你呀!”

“你混账!”

夏桑榆羞恼之下,抬手一巴掌狠狠掴在他的脸上:“我说过了,是她!我花钱请你来是做她,你碰我干什么?”

因为对方是牛郎,她打起来毫无压力!

扇了一巴掌之后,又狠狠踹了人家一脚,然后利落的翻身下床,从兜里摸出金卡摔在他脸上,吼道:“看到没?无上限的金卡,本姑娘有的是钱!给我尽力的做!变着花样的做!我不叫停你不准停!”

“你特么把小爷我当什么人了?”

男人爆吼一声,正要发怒,突然觉得这金卡有些眼熟。

他把金卡拿在手中翻来覆去看了看:“容瑾西是你什么人?”

夏桑榆一愣:“你认识容瑾西?”

“赫赫有名的容先生嘛,晋城谁不认识?”男人晃了晃手中金卡:“这是他的副卡,你是他的女人?”

夏桑榆没想到区区一个牛郎,眼光居然这么毒!

不过想想也不奇怪,容瑾西本来就喜欢男人,偶尔来这种地方找一两个牛郎玩玩也不奇怪!

这样想着,夏桑榆也不打算隐瞒了:“没错!这是容瑾西的卡!好了,别说废话了,床上这个女人你做还是不做?不做的话就穿好衣服赶紧滚蛋!”

男人把玩着金卡,嘴角咧开一抹玩味的浅笑:“容先生的生意,我当然要做!”

夏桑榆催促道:“那你快上呀!衣服我都帮你脱好了!”

男人满头黑线:“催什么催?你以为男人是发动机呀,一通电就能工作?”

“都通电了你还不工作?你怕是不行吧?”

夏桑榆往男人的那里看了一眼。

一抹轻视之色从她眼底飞快掠过。

男人被她看得心里发毛,侧身避了避:“你这女人怎么这样?你给我出去!我不喜欢被人看着!”

“不行!我要拍照,必须全程观看!”

“那我没办法,小爷我做这种事情不喜欢被人旁观!”

“那算了!你走吧!顺便告诉吧台一声,让他们另外给我换一个!”

夏桑榆不想耽搁时间,立马就想要换人。

男人却赖在房间不肯走。

他沉吟片刻,道:“要不我找个兄弟进来帮忙?他这方面厉害,越是有人看着他越是兴奋……”

还有这样的人?

夏桑榆也没工夫去揣摩这些,点头催促道:“快点儿,你耽搁我太多时间了!”

“好!稍等!”

男人打了个电话,很快,另外一个瘦弱些的男人走了进来,毕恭毕敬道:“南哥!你找我?”

叫南哥的男人往床上努了努嘴,简洁道:“给你个活儿,好好做,做好了这位小姐会给你小费的!”

夏桑榆连连点头:“对对对!钱不是问题!花样一定要多,姿势一定要劲爆!”
松鼠AI收费标准 http://news.iresearch.cn/yx/2020/04/320604.shtml

璟璟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