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小说 > 正文

陆若素北宫闫重生庶女之权倾天下by可乐

2020-06-25 17:43:49 来源:璟璟网

主角是陆若素北宫闫的小说名叫《》,是可乐著作的一部虐恋言情小说,讲述了男女主之间的爱恨情仇。上辈子,北宫闫每次对她的温柔,对她微笑的时候,都是有求于她的。那个时候的她,最爱的就是他的笑容,但是北宫闫很少笑,哪怕是睡觉都是紧紧皱眉。

内容精选:

上辈子,北宫闫每次对她的温柔,对她微笑的时候,都是有求于她的。那个时候的她,最爱的就是他的笑容,但是北宫闫很少笑,哪怕是睡觉都是紧紧皱眉。

结婚后,北宫闫也没有对陆若素放下防备,除了保持着夫妻之间的基本礼仪,几乎不会对她吐露心声的。

陆若素做了很多事,洗衣做饭,放下身段去学他喜欢的东西,可是北宫闫的表情都是淡淡的,结婚三个月几乎都没见过他笑。

后来的某个夜晚,北宫闫悄悄的起身,一个人去了书房,然后换着自己身上的伤口的药,这是陆若素第一次最近的接触北宫闫。

那一次,她抱着北宫闫大哭,疯狂的吼道:“为什么不和我说?”她几乎歇斯底里的,她知道北宫闫不相信自己,总觉得自己是父亲派过来的奸细。而那一次,陆若素吐露心声,会一辈子守着他的,帮助他得到想要的东西。

北宫闫轻轻抱着自己,对着她说道;“你将来会是最尊贵的女人。”

那个时候,会有几分的真心吗?

陆若素问自己,一不小心,竟然出神了。

陆若素扭头,不再去看北宫闫,继续和拓跋凤说着其他的事情,却没发现自己的眼角有了泪,喝了一口酒,这味道有些刺痛。

北宫闫看着那个女子,十分奇怪,她看着自己,仿佛又透过自己看着其他的人。但是她的眼底竟然有些弥漫的悲伤,最后转换为深深的恨意。

北宫闫一时之间竟然看不懂这个女人了。

“若素,我觉得你和那些大家闺秀不一样?”拓跋凤说道。

“何以见得?”陆若素笑道。

“你看起来不高兴,你总是淡淡的,你明明和我差不多的年纪,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觉得,你心里好像有好多的事情。”拓跋凤很是纳闷道。

“那你母亲告诉你,我是不是也有不好的习惯呢?”陆若素打趣道。

“没有,你家夫人很少出来的,就是出来,也不带你们出来,但是外面的人都知道相府的大小姐格外美丽在,今天一看,确实是与众不同,你们相府的小姐,个个都是出挑的。”拓跋凤由衷的赞叹道。

陆若素笑了几声,这都是手段,大夫人自然是不会浪费任何的一颗棋子的。

宴会很快结束了,拓跋夫人来叫拓跋凤,她眉眼弯弯,身穿蓝色的翠烟衫,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,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,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,缀着点点紫玉,流苏洒在青丝上。

看着还真不像是有孩子的人了,格外的年轻。

陆若素对着拓跋夫人施了一礼,算是见过了。拓跋夫人看着陆若素,对这个孩子不由得多了几分的好感,说道;“二小姐,要是以后有时间,欢迎经常来将军府玩,凤儿这孩子不懂得规矩,你也帮我教教她。”

“母亲,我怎么不懂规矩了啊?”拓跋凤不满的叫嚣着。

“好的,夫人,有时间一定登门拜访。现在我就先走了。”陆若素回礼,看了一眼在不远处等着她的大夫人和陆云芝她们。

陆若素走了之后,拓跋夫人牵着自己的女儿,说道:“凤儿啊,母亲不阻止你交朋友,可是......”

“母亲,怎么了?”拓跋凤看着陆若素的背影,不解的问道。

“没事,只是这右丞相家的二小姐,看起来温婉……”拓跋夫人担忧道。

“罢了,那个环境长大的孩子。”拓跋夫人拉着自己女儿的手,往着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
“二姐,今天可是风头最盛的小姐啊,今天把大姐都比下去了,恐怕在场所有男子的目光都在二姐的身上吧。”在马车上,陆云芝阴阳怪气的说道。

“三姐姐,你别这么说,今天幸好是二姐,不然我们以后都会被别人嗤笑。”陆云巧拉着陆云芝的袖子,低声说道。

她这话倒是没有说错,如果今天陆若素没有掰一局回来,以后外面的人提到右丞相府的小姐,都会想到被玲珑公主呵斥了。

在这个时代,女子的名誉是最重要的,而现在只有陆清零受到了影响,其他人没有受到影响,已经是万幸了。

“哼!你以为她是为了我们?这还是自己想要出风头,想得到玲珑公主的好感,让各位皇子太子对她倾心。”陆云芝还是不服气道。

“三姐姐,你不要说了,二姐姐等会儿该不高兴了。”陆云巧低声劝着陆云芝,哪知道她这么一劝,陆云芝的火气更是大了。

陆云芝根本就看不上陆若素。自己的母亲虽然不是出身名门,但是怎么说都是有家底的人,但是陆若素的母亲,就是一个丫鬟,然后被父亲宠幸了一晚,就有了陆若素。

这样的出身不仅仅是她看不起,府里的人对这个二小姐都是看不上的。

“她不高兴,我看她是高兴得很!她那母亲是什么身份,也不瞧瞧!”陆云芝不屑道。

“啪—”

陆云芝难以置信的看着陆若素,摸着自己的脸。

“你竟然敢打我?”说着就要还给陆若素一巴掌。

陆若素举起手中的画,淡然道:“这是公主给的,而这个是皇上给公主的,是御赐之物,你就随便打吧,要是坏了一点,你十个脑袋都不够砍!”

陆云芝看着挡在前面的画,然后说道:“你竟然拿着御赐之物挡在前面,你….”

“陆云芝,我警告你,最好不要惹我,这一巴掌是你上次挑拨离间的帐,我这一巴掌都轻了!”陆若素语气冷冷的,带着十足的寒意。

陆云芝虚心道:“那…那个时候和我….没关系!是你自己要去惹大夫人的!”

陆云巧也被陆若素的行为吓到了,虽然陆若素平常也有些刁蛮,但是人傻,而现在却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,身上的气势特别强,竟然敢动手打陆云芝。

“二姐姐,三姐姐说话再难听,你也不应该打她啊,这女子最重要的就是脸了,你说这万一出问题了,那怎么办?”陆云巧很是担心陆云芝,虽然她有时候也嫌弃陆云芝愚笨,但是这毕竟是一母同胞的姐姐。

“陆若素,这件事,我一定要告诉大夫人,让她给你治罪!”陆云芝捂着脸气冲冲的说道。


深圳灯光音响 http://shenzhenjubian.51sole.com
璟璟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