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农药资讯 > 正文

“杀手”黄顶菊威胁北京(图)

2020-06-29 20:23:08 来源:璟璟网

  路边的黄顶菊大部分因打药而枯死,村民突然发现漏网之菊,迅速拔掉

  可抑制“身边”其他植物的生长 最终导致其他植物死亡 京津冀联手剿灭

  可抑制“身边”其他植物的生长 最终可导致其死亡 自身生长能力极强 一株一年后就可繁殖几万株

  生态杀手黄顶菊 蔓延河北近京城

  必须赶在9月下旬其开花结籽前全部清除但目前所采用的喷洒农药 人工拔除等方法只治标不治本

  “一定要赶在9月下旬之前,在它们开花、结籽前全部清除。”近期,京津冀植保部门站在同一阵线上,向一种名叫黄顶菊的漂亮小花“痛下杀手”。

  9月6日,北京专家专程赴河北考察,部署监测工作,并在全市普查黄顶菊。“今年留下一株,明年可能就是上万株!”专家表示,黄顶菊堪称生态杀手,一旦侵入农田,将造成农作物大面积减产,甚至绝收,而目前,它已蔓延在河北30万亩农田中,渐渐逼近北京。

  探菊

  农药治“菊害”

  喷过“百草枯”

  在河北省,献县是受“菊害”较重的县,被黄顶菊侵袭的农田约为2万亩,且相对集中,主要分布在段村、陌南两个村。近日,记者来到这两个村庄进行了实地探访。

  走在村里的小路上,只见道路两侧、沟渠边、农田旁,到处是一簇簇直立着的黑黑的东西,高度从几十厘米至一米左右不等。

  “喏,这些就是被喷了药后的黄顶菊。”献县农业局环保站站长康宝雷告诉记者。剿灭黄顶菊所用的农药叫“百草枯”,它的毒性极强,喷到黄顶菊“身上”十几分钟后,就可以看到最上层的叶子变黑、打蔫,随后,毒性将渗透到整个植株上,使其迅速枯死。

  康宝雷随手拎起一朵黑黑的花骨朵儿放在掌心,轻轻一抖,几十粒极小的黑色颗粒被抖了出来。康宝雷轻声说:“这株已经开了花,幸亏及时除了它,要不,这么多籽儿随风乱飞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  拨开干枯了的黄顶菊,地上不时可以看到些新长出来的绿色小苗。每次看到它们,康宝雷都会皱起眉头,原来这都是新长出来的黄顶菊。

  “看来,过些天,这些地方还得再喷一次药,才能除干净了。”康宝雷说。记者注意到,由于喷了药,其他植物也都干枯了。

  农民知晓其厉害

  地里菊花连根拔

  “这小黄花看着挺漂亮,可就是长得太厉害了,不灭了不行!”在陌南,村民小杨边说着,边将手边的黄顶菊连根拔起。

  小杨正在自家的玉米地里排查黄顶菊。长在他家田边的黄顶菊已被“百草枯”喷成了黑乎乎一片,而紧挨着玉米地的地方,还有黄顶菊生长着,有的已和小杨一般高了。

  将地里的几株黄顶菊拔光后,小杨指着不远处已枯萎的几株玉米说:“那是喷药时不小心喷到的,和黄顶菊一样,也活不了。”

  令小杨感到庆幸的是,他家地里所发现的黄顶菊还只是零星生长,“那也要抽空看一下,说不定有漏的,找着就赶紧拔了”。

  关于黄顶菊,小杨也是最近通过有关部门的宣传才得知其“厉害”的,随着黄顶菊开花、结籽季节的到来,和小杨一样“高度负责”的农民不在少数。

  治菊

  河北

  防止暴发成灾 全省清剿黄顶菊

  据河北省植保站监测,河北的保定、石家庄、邢台、沧州、衡水、邯郸、廊坊7个市发现黄顶菊,发生面积约30万亩,侵入农田5万亩。其中衡水、邢台、邯郸受灾最重,面积占全省的90%。

  中国农业科学院张国良博士研究认为,黄顶菊在河北已完成入侵定植,进入蔓延危害期,很可能在短期内暴发成灾。

  8月14日,河北省在全省范围内启动清剿黄顶菊工作,启动仪式就在献县举行。截至目前,河北全省已实施防治面积约11万亩,其中发生在5万亩农田中的黄顶菊已基本得到控制。

  天津

  菊影闪进市区 见一株拔一株

  今年8月,黄顶菊的身影在天津被发现,防治工作随即迅速展开。

  天津市植保部门发现,黄顶菊已蔓延至汉沽、静海、西青、宁河及市内的南开区,其中,汉沽区、静海县所发现的黄顶菊竟是成片分布的。

  “我们发现的黄顶菊的茎非常硬,单纯喷洒除草剂已不能根除它,只能见一株拔一株。”天津市农业局植保植检站副站长李秀文说。

  据了解,天津地区的总受灾面积目前尚在统计中,各区植保站已全面展开对黄顶菊的监测,并将监测结果每5天上报1次。

  溯菊

  外来户霸气十足

  一年繁殖数万株

  追根溯源,被称为“生态杀手”的黄顶菊属于外来户,原产于南美洲。

  因为根部能分泌一种特殊物质,可以抑制“身边”其他植物的生长,并最终导致其死亡,黄顶菊的霸气十足。有研究表明,如果对黄顶菊防治不力,用不了几年,所有能生长植物的地面上,很可能只剩下黄顶菊了。

  黄顶菊极强的生长繁殖能力令其每株可有1200多朵花,每朵花可结籽100多粒,待到来年,就可繁殖出几万株后代来。

北京

  交界地区受威胁

  全市普查正展开

  由于与河北省紧密相连,特别是大兴、房山、通州、顺义等区比邻黄顶菊重灾区衡水、沧州、廊坊等地,河渠水流交织,运输来往频繁,黄顶菊经自然及人为传入北京的风险极大。

  9月6日,北京市植物保护站站长张令军一行13人奔赴河北考察黄顶菊蔓延情况。考察队中主要包括该站检疫科以及大兴、房山、通州、顺义等地的植物检疫人员。

  “主要是让我们的检疫人员识别一下黄顶菊,这是最关键的;同时也了解衡水等地的一些灾害情况及防控措施,回来后,站里就做出了部署。”北京市植保站检疫科工作人员小崔说。

  目前,针对黄顶菊的全市性普查正在全面展开,南部地区更加强了临近河北区段的监测工作。

  菊势

  远道“搬家”靠水

  近道“搭车”而来

  黄顶菊是如何落户河北的,对此说法不一。在田间地头,有的村民认为是从外地拉木材的汽车带来的,也有村民认为是引水灌溉时随水而来的。

  在献县,一位村民用自家院子里的土和泥来抹房顶,可没想到这土里竟然带着黄顶菊的种子,房顶上长起了一丛丛的黄顶菊,最后不得不上房拔菊。

  据河北省植保总站专家调查,黄顶菊的远距离传播是通过水流来实现的,而近距离传播则主要是依靠风、农产品调运、车辆以及人的携带。

  康宝雷表示:“黄顶菊的种子往往是在无意中携带的,现在,我们在灭菊的同时,也在严格控制人为传播。”

  适宜生长地区

  不止津冀两地

  中国农业科学院张国良博士告诉记者,在我国,适宜黄顶菊生长的区域远远不局限于目前已经知道的河北、天津等地,华北、华东、华南等地均可能遭到其入侵。

  以河北省为例,2001年,黄顶菊在衡水湖附近被发现时,只有少量的几株。2003年,它就已扩散到衡水湖周边以及冀州至衡水的公路两旁,近20公里范围内随处可见。

  2005年年底,黄顶菊已蔓延至河北省16个县(市、区),发生面积达10万余亩,而今年,则已扩大到47个县(市、区),发生面积高达30万亩。

  目前方法不治本

  想根治尚需时日

  从8月22日起,邢台市农业局局长及三位副局长就各自带着一个督导小组,分片承包了发生黄顶菊灾害的县市,每天直接盯守在除菊第一线。

  “督导小组全住在乡下,每天都要进行督查。目前,已经发现的黄顶菊全处理完了,督导小组的主要工作就是‘找死角\\’。”邢台市植保站的杨先生说。

  目前,督导小组正沿着高速公路、铁路沿线等较为“偏僻”的地方寻找黄顶菊的身影,一经发现就直接拔除,或者喷药消灭。

  “但是,目前所采取的办法只治标而不治本,因为我们还摸不清到底在哪些地里还有黄顶菊的种子分布,这些种子又可以存活多少年。”河北省植保站检疫科科长张连生坦言,根除黄顶菊的任务长期而艰巨。(文/记者 郭紫纯)

璟璟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