运城新闻 首页> 情感> 正文

东莞市长公开谈山寨和企业倒闭 自称怕被黑

2019/7/11 7:06:46
  

东莞市长袁宝成

央视《新闻联播》的播报语速是每分钟320字左右,东莞市长袁宝成的语速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只不过,《新闻联播》的播音员一般都“有本可宣”,而7月23日那天,在“粤创粤新”广东创新驱动发展主题大型网络采风活动东莞站的交流现场,袁宝成面对台下百余名记者,采取了完全脱稿模式,先介绍工作,再一一作答。

袁宝成现年51岁,除了发际线有向后发展的趋势,看上去精力充沛。简洁的白衬衫、西装裤,是党政官员的着装标配。

出身浙江诸暨的他,言语间带着明显乡音,是有别于“广式普通话”外的发音。

袁宝成是西南政法大学法律系本科和硕士研究生。学习法律的经历让他博闻强识,也对立法工作格外重视。从2009年开始,东莞就向省、国家申请“较大的市”具有的地方立法权。袁宝成2011年调赴东莞,今年3月,该市终于圆了“地方立法梦”。

担任东莞市长前,袁宝成是深圳副市长。上世纪90年代初,深圳面向全国延揽人才,时任重庆社科院科研处副处长的他,通过考核“跳槽”到深圳技术监督局工作。

此后,袁宝成又在共青团深圳市委书记、深圳外事办主任、盐田区长、盐田区委书记等岗位上历练十余年,2010年获任深圳副市长。

7月23日的交流现场,袁宝成稍作寒暄,便直接进入主题。他的语速很快,记者们甚至有些“担心”:会不会难倒现场速记?

2014年年初的“涉黄事件”,曾让这位东莞市长深陷舆论风暴。如今,他所治理的城市正面临巨大的转型压力。

如果说,曾经回应东莞“涉黄”,是危机下的被动公关,这一次,袁宝成主动出击,展示东莞形象之余,又一次亮出自己。

会高度关注企业倒闭现象

“东莞经济曾经面临着一个辉煌的过去,但是(现在)真是面临着一个十分充满挑战的现在和未来。”袁宝成在“粤创粤新”活动上说。

汪洋在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,曾有“东莞转型升级成功之日就是广东科学发展胜利之时”的表述,意味着东莞经济发展模式乃至转型之路在广东省所具有的代表性。

作为市长,维护城市经济社会良性高效发展是其重要职责。然而,东莞正在面临的挑战很是严峻。

“东莞是一个加工贸易起家的城市,OEM起家的企业最大的好处在短时间集聚更多的资源,但是它最大的弊端就是没有品牌、没有设计、没有科技含量,或者说科技含量比较少。”袁宝成说。OEM一般称为定点生产,俗称“代工”。

从1到100的创新,东莞有很多。但是,从0到1的创新,东莞几乎一个都没有。如果我们有一个颠覆性的创新企业,就可能培养一个颠覆性的产业出来。”袁宝成说。

在“粤创粤新”的活动现场,采风团的记者也问到了有关东莞是否面临企业倒闭潮、“山寨”的帽子如何摘掉等问题。

针对媒体此前报道的东莞企业倒闭潮,袁宝成回应:“我一直有一个基本观点,市场经济社会企业有生有死、有走有留,非常正常。我最担心的这个企业是死水一潭,不死不活,那这个城市肯定要出大事。作为东莞来讲,当然我并不是鼓励企业全死掉,不是这个意思。但是,应该说你刚才讲的情况,倒闭的企业是存在的,并且我们相信永远会存在下去。但是,倒闭潮是没有的。”

随后,袁宝成罗列了去年东莞企业倒闭和新注册的数字,用来印证自己所说的“倒闭潮是没有的”。同时他也承认,今年整个中小企业面临的压力非常大。

最后,他还不忘补充道:“企业有倒闭,企业有竞争,东莞继续会面临这个问题。但是,我们会高度关注企业倒闭的现象,同时出台一些政策。”

另有记者提问,“山寨之都”曾经挂在深圳和东莞的头上,如何看待山寨和创新的关系。

袁宝成笑答:“深圳的经验问深圳,我现在是东莞的市长,不是深圳副市长,深圳经验我不能说。”

他接着说,“山寨之都”,深圳好像没承认过。“山寨”的人很多,“之都”深圳不会承认。东莞,也不会承认。你成“都”的话,就麻烦了。“所以我觉得,咱们深圳有山寨,东莞肯定少不了。”

话锋一转,袁宝成又切入工作实处。“首先,山寨是不对的。如果你肯定山寨的话,意味着没有人愿意搞专利发明了。第二,山寨是需要引导的。山寨经过引导以后,它可以成为一个品牌的企业;第三,山寨在一个时期是不可避免的。因为无论是日本、韩国,上世纪70年代比我们也好不到哪去。但是,政府不能说允许山寨的存在,政府还是要打击假冒伪劣,同时政府在整治山寨的时候需要一个过程。

整场交流活动,袁宝成不仅有全程脱稿的自信,也会偶尔调侃几句,拿出一点自黑精神。

在谈到东莞制造向东莞定制转变时,袁宝成举例阐释3D打印,说自己在考察时被赠送了一个U盘,上面刻有“袁宝成”的字样。说完他不忘补充,“当然,一个U盘很便宜。”

在推荐身边的同事进一步解答记者提问时,袁宝成开玩笑地说,“我一个人大包大揽搞独裁也不好。”

可“自黑”却怕“被黑”

广东当地媒体人向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评价,东莞的官员大多很善待媒体。但身处这样一座舆情复杂的城市,市长面临的压力着实不小。

“粤创粤新”交流活动最后,袁宝成半开玩笑地“讨饶”,“我很怕被‘黑\\’,我(刚才)是放开说的,各位媒体保护我一下。”

事实上,在去年年初的东莞扫黄风暴中,袁宝成就被“黑”过。

当时,面对突然来袭的“涉黄事件”,袁宝成不但要应对媒体的围追堵截,还要站在镁光灯下频频受访,解释东莞的工作,扭转东莞的形象。

去年3月3日下午,全国人大广东代表团举行全体会议,来自全国各地的数十名记者围堵袁宝成10分钟之久。

媒体报道的现场情境是——

“请问扫黄对东莞经济是否有影响?”袁宝成:“嘿嘿。”

“请问东莞经济的下一个支撑点在哪里?”袁宝成:“嘿嘿。”

“今年东莞GDP增速目标是9%,请问能否保‘9’?”袁宝成:“嘿嘿。”

无论记者如何追问,袁宝成均未回应,只是不断微笑着说:“谢谢大家,谢谢大家,你们辛苦了。”

事后,袁宝成被封为“嘿嘿市长”。这一句调侃,也放大了他作为东莞市长,身处舆论场时的窘迫、尴尬形象。

几天后,袁宝成终于开口。他表明东莞正在“刮骨疗毒”、从来没有靠黄赌毒发展经济,同时也澄清,自己并非如报道所言用三声“嘿嘿”作回应。

“前两天记者太多了,也感谢个别记者让我出了名,成为某时某刻的新闻人物。”袁宝成说。

据他解释,自己当日对记者们讲了三句话,第一句话是“谢谢你”——“因为大家关注关心东莞,无论是批评还是监督,哪怕是骂两句,实际上是出于爱护东莞,所以我要谢谢记者。”

第二句话叫“你们辛苦了”——“我是看到大家非常辛苦,没日没夜地工作,东莞的事让大家劳神,所以大家很辛苦。”

最后一句是“正在处理之中”——“因为涉黄的事一直在处理,很多案件还在侦破,该公布的案件我们已经公布了一些,比如处理一些干部,但还有一些案件不能公布,以后到某个时间我们自然会公布出来,陆续让大家知道涉黄问题是怎么发生的,涉及到谁,以及保护伞、利益链等等。”

面对媒体,袁宝成也会适时为自己轻松辩解:网上有新闻说我“嘿嘿”,其实我一句没“嘿”过。我是被个别记者“嘿”了一下,我不责怪他。

更为公众所知的是去年4月,袁宝成登上央视《新闻1+1》节目,接受主持人白岩松的犀利发问。

那场20多分钟的问答,袁宝成讲得最多的是“坦率讲”、“实事求是讲”。

他坦率承认,(2014年)3月3日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表现,是因为自己没有思想准备。

当白岩松问到,东莞一季度的经济有没有受到扫黄影响时,袁宝成给出的依据是受访当天下午才拿到手的数据。

那次访谈,白岩松也曾提问,“在你心中,特别希望东莞是什么颜色的一座城市?”

袁宝成用经济、活力、和谐城市、和谐生态等方方面面的精彩来回应。面对追问,他继续表示,精彩肯定不是一种色彩,只有一种色彩的话,肯定不是精彩的,精彩应该是赤橙黄绿青蓝紫。

“我觉得每种色彩,都是合法的、合理的色彩,而不是违法乱纪的色彩。”袁宝成最后说。


更多精彩:
网址大全 http://www.2356.org/

运城日报社简介 |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建设

© CopyRight 2008-2015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
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
备案/许可证号:赣ICP备09014908号